萧楷成:德艺双修的川剧大师
http://www.newssc.org】 【2017-02-09 10:22】 【来源:成都日报】

萧楷成11岁登台唱娃娃生,后改习小生,以《十美图》轰动全川,一跃成角。他与有“康圣人”“戏圣”之称的名演员康子林成为莫逆之交,一起创办三庆会,写就德艺双修的人生传奇。

结缘康子林 创办三庆会

萧楷成是崇州人,父亲萧伏山、兄长萧金臣皆为川剧艺人。其父曾担任清代崇庆州(今崇州市)署马粮,又于成都南门某卡任职,因喜玩票而被罢职,遂“下海”为川剧艺人,以生净两行驰名。萧金臣一副沙嗓,做工讲白均好,1918年死于霍乱。

萧楷成11岁登台唱“娃娃生”,是1889年(光绪十五年),前一年父亲病逝。《崇庆县志》记载:“……稍长,家贫辍学,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乃外出寻兄。辗转数县,寻兄不着,流落戏班。11岁登台唱娃娃生,艺名‘玉娃子’。”

少年萧楷成的世界里,满眼晃动着师父唱念做打的身影;满心念叨的是手眼身发步的口诀;每天忍受着“绑倒板”“劈叉”等苦不堪言的训练……贫苦无依的孤儿,心中凄惶能向谁言?然而,与川剧结缘的人生大幕已经不由分说地拉开,童星“玉娃子”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梨园行极具江湖气息,成“角”你就是王;没成“角”,一辈子就只能跑龙套。江湖气息既能成人,更能毁人。从清末到民国,少年成名、青年被毁的童星,在川剧界大有人在。与萧楷成同时代的“资阳河派”花旦谢海潮,因演唱《沉香亭》技艺超群,遭同行邓秀芝嫉妒,朝她杯中撒药,就此哑了嗓子……

萧楷成是幸运的,在川剧生涯关键的时刻,他先是得到名师刘育三指点,从娃娃生改习小生;再以《十美图》轰动全川,一跃成角;再因川剧班子三庆会的成立,与川剧界素有康圣人、戏圣之称的名演员康子林风云际会,写就德艺双修的人生传奇。

康子林是邛崃人,擅演吕蒙正,在川剧发展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唐代成都出现“杂剧”,且有“五人为火”的戏班,有“蜀戏冠天下”之誉。明代出现“川戏”“川调”,状元杨升庵作杂剧、散曲多种。

民国伊始,以三庆会为代表的戏班,首次将四川戏曲的五种声腔(昆、高、胡、弹、灯)汇于一班,川剧趋于定型。三庆会的成立和辛亥革命的新气象密切相关,在进步思想影响下,以康子林等为骨干的“川西派”川剧艺人,倡议建立不受班主剥削支配、由艺人自己经营的班子。据《崇庆县志》记载,萧楷成当时和康子林齐名,出于一种微妙心理,不愿和康子林同班。他说:“一个老鸹守个摊,一笼不藏二虎。”后经艺人劝说,他才和康子林等创办三庆会。

三庆会首创固定的分账制,不论名演员、龙套或场面音乐人员,一律按成分账。逢演出淡季,名演员自动减薪,以保证“下四角”(龙套、马衣、彩女、朝臣)的最低生活。

这种有戏大家唱、有饭大家吃的局面,却让一些名艺人不满。他们认为自己吃了亏,纷纷退出,另组班子永遇乐,高价拉走三庆会不少演员,萧楷成亦在其中。康子林这时显示了自己的高尚艺德,他继续留在三庆会,还特意去永遇乐演了三天义务戏。这让萧楷成深受感动,重返三庆会,就此与康子林惺惺相惜,成为莫逆之交。

挣脱小格局 渐入大境界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康子林的友情,提升了萧楷成的精神格局,使他从所谓名角的狭小天地里挣脱出来,迈向大师之路:

大师之路,以德为先。康子林提倡三德:口德(不讲污言秽语),品德(尊师爱徒、主角与配角一律平等),戏德(演出严肃认真、不耍噱头)。一次,萧楷成演《吊翠》,戏毕康子林对他说:“在演调情方面,只能点缀一下,不能表演过火。虽然观众在发笑,不一定全是笑你演得好,有时是笑你做得丑。”萧楷成闻言警醒,从此洁身自好。

大师之路,以艺为尊。康子林嗓音清脆,吐字清楚,行腔委婉,韵味隽永,演戏特别讲究情理,以刻画人物性格见长。在《评雪辨踪》中他饰演吕蒙正,从人物内心出发,着重刻画其冷、窘、酸的形态,博得“活蒙正”的美誉。与康子林相处的日子里,萧楷成虚心学习,将不少康派精华融于自己的演技中。

大师之路,以情操为贵。由于自小辍学,萧楷成自知学识、修养不够。重返三庆会后,他坚持自学文化,常向当时著名文化人赵熙、尹昌龄等请教,上演他们的剧本。并与画家张大千、书法家杜柴扉等交往,学习书画,陶冶情操。

唱到慷慨处 满场皆入戏

萧楷成有书卷气。每每台上一亮相,翎子鲜亮,腰挺眉扬,掌声四起。他戏路广,小生、老生、丑角,身移步转,清亮的嗓子宽起来,高上去,又缓缓降下来。川胡琴的咿呀声中,台下的人看得哭了笑,笑了哭。常常忘记戏台上原本是金榜题名虚富贵,洞房花烛假姻缘。

萧楷成对待自己很严格。倘是新剧,他得先将本子(川剧很讲究剧本创作)中的各色人等吃透了,处理好角色之间的拿捏,再从容登台。

他前期咬字准,音色正,吐词清晰;后期愈见功力,唱到极处,字词已徐徐远去,空中却还残留一缕气。1937年夏,日寇越过卢沟桥。这年秋天,他在成都悦来茶园义演《托国入吴》,当唱到越王勾践忍辱别国,他须眉贲张,泪眼滴血:“堪叹英雄受坎坷,平生意气竟消磨。魂离故苑归应少,恨满长江泪转多……拿着了吴夫差岂肯轻放,拿着了老伍员开肚破膛。”台下一片静穆。

2012年夏,95岁的南怀瑾在太湖之滨回忆起年轻时居蜀所得的川剧印象:“成都当时有三庆会、进化社、永乐班、泰洪班等名剧团,涌现出阳友鹤、康子林、萧楷成、周慕莲等著名川剧艺术家,真正是名班云集,名角荟萃。”

痛失康圣人 传授《八阵图》

1930年,川军刘湘与杨森开战,杨森被逐,刘湘夺得不少地盘。刘湘手下派人到成都,指名点姓要康子林到重庆演《八阵图》,以示庆贺。

康子林此时已年届花甲,只能演文戏,但军人们哪管这些,非要康子林赴渝……为保全三庆会,康子林只好率团赴渝,抱病登台。

《八阵图》乃是川剧武生重头戏,做工高难复杂,摆翎子、踢尖子、丢卡子、甩水发、变脸等动作均是绝招。康子林在戏中能摇动双雉尾作各种变化,俗称“二十四个凤点头”:耍翎、飞冠、甩发……令人叫绝,这出戏是康子林平生最得意的杰出之作。但“康圣人”毕竟老矣,强撑上台,劳累过度,下到后台,当场吐血,卧床不起,不久逝世。

一代“戏圣”累死舞台,哀恸全川。康子林灵柩返回成都那天,重庆万人空巷,鼓乐喧天,鞭炮齐鸣,鲜花簇拥,挽联百副。送葬队伍蜿蜒几里,场面极为壮观。挽联上有人悲愤地写道:“功盖三庆会,累死八阵图”。

萧楷成从痛失师友的悲痛中振作起来,与唐广体等一起支撑起三庆会。继任会长后,他秉承康子林“顾群”的办团思想,常资助经济困难的艺人。无论怎样艰难,他与三庆会始终不离不弃。无戏可演的日子,他把艺人集中起来,自己“坐桶子”(打小鼓)指挥,各类角色按行当轮流接唱一折戏,让大家在联唱中提高技艺。

骤失挚友康子林,萧楷成内心陷入一片萧索,他决心为康子林培养传人。1941年,川剧演员王成康(原名王兴荣)未满15岁时,在父亲朋友的介绍下,进入梦寐以求的三庆会,拜萧楷成为师,一学就是三年。

王成康为萧楷成与康子林深厚的友情感慨不已:“当时,一个师父只能带一个徒弟。为了完成和康子林共同培养一位文武小生的心愿,师父在自己和康子林中各取一字,将我更名为‘王成康’,希望我能继承康派技艺。”随后,萧楷成将康子林名剧、三庆会镇班之宝《八阵图》悉心传授。“这在当时是无上的荣耀,我学得格外认真。”王成康感慨地说。

1946年冬,萧楷成四肢瘫痪,不得不告别舞台。1950年7月20日,一代川剧大师辞世,享年72岁。他唱的《刀笔误》《托国入吴》《杀家告庙》等,在上世纪30年代已由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灌制唱片传世。

川剧名演员周企何,晚年依然记得萧楷成的演技:“他和康子林合演的《酒楼晒衣》,一扮陈商,一饰蒋兴,把这两个商人暗斗明不斗、心斗口不斗的心理演活了,堪称棋逢对手,真是几十年来没有再看过的好戏呀!”(文/杨虎)

作者简介:杨虎,男,七十年代出生于四川古蜀州黑石河边一小小村落里,种田、读书、做工、编杂志。鲁迅文学院第19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成都市政府参事。作品刊于《中国作家》、《山花》、《朔方》等刊物,出版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各一部。

 

[编辑:杜佳佳]
分享
相关新闻
  • 川剧《目连之母》复排 给你看不一样的目连之母
  • 川剧“变脸娃”康勇师徒亮相央视 于丹叫好
  • 重庆:川剧京剧杂技曲艺 新春22场演出让市民过瘾
  • 成都市川剧研究院:白蛇传——《扯符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