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太后改嫁》生丑表演再次闪耀川剧舞台
http://www.newssc.org】 【2017-08-14 09:41】 【来源:成都日报】

晓艇和夫人在演出现场

《太后改嫁》主角张无意是融合了小生与丑角特点的生丑

川剧丑角早在数百年前川剧诞生之初就在川剧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且逐渐闻名全国并蜚声海内外,以它独特的魅力为川剧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川剧丑角有着神奇的魔力,一举一动都能让观众捧腹,但在大笑过后,观众又总能获得思考。上周末在锦江剧场上演的川剧《太后改嫁》正是一部以丑角为主角的剧目。其中,主角张无意这个独具川剧特色的人物就是融合了小生与丑角特点的生丑。

30年前,在首届“梅花奖”得主、著名川剧艺术家晓艇的自排自导下,他主演的《太后改嫁》大获成功,成为川剧中的经典剧目,晓艇塑造的《太后改嫁》中张无意这一角色得到了观众的喜爱,30年后,他又担任导演,把这个角色教给年轻人,让生丑再次闪耀川剧舞台。

生丑表演 独具川剧魅力

“生丑是一个独具川剧魅力的行当,它融合了小生的唱腔、丑角的表演。”晓艇介绍说,川剧以戏剧见长,幽默是川剧的一大特色。传统川剧《乔老爷奇遇》中的主人公乔溪就是生丑典型的代表,具有川剧丑角特有的幽默、诙谐、温文儒雅,同时又具有川剧穷书生身上那种特有的书卷气和酸劲儿。

《太后改嫁》中,优秀青年川剧演员薛川饰演的张无意一出场就吸引了观众的眼球。这位“非典型”男主角身穿大红袍,画着小花脸,骑着“小毛驴”,带着狗娃子,得意洋洋上京城。一段滑稽有趣的表演赢得观众一片笑声。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个看似插诨打科的“丑萌”主角逐渐牵动起了观众的内心。后来一幕,张无意被抬到刑场,即将砍头,他对着观众诉说自己生平和抱负的一段长词时,薛川将张无意在潦倒狼狈的处境中从容凛然的心境表现得酣畅淋漓,一句“民不畏死何所惧,落红也做护花泥”慷慨豪气,如雷电叱咤炸裂了整个剧院。薛川既能口若悬河,又能耍疯卖萌的表演让观众们纷纷拍手叫好。

演好生丑 需练就一身“玩意儿”

由丑角担任主角,整部戏几乎让观众从头笑到尾。但台上看似轻松自然的生丑表演,其实相当考验演员。晓艇笑道,张无意既是成都知府、又是“心理医生”,多亏了自己几十年来的川剧表演中积累了大量“玩意儿”,才能将这个角色塑造成功。

1946年,年仅8岁的晓艇进入成都一家草台班子——聚丰剧社。晓艇在舞台上慢慢学着穿书童、打“轿子”、穿马衣、去报子。这些跑龙套角色,让初入梨园的晓艇广泛接触到各种剧目和角色。“各种跑龙套角色,给了我很多机会开眼界、装肚皮,让我顺溜地开始了舞台生涯,我的师父曾荣华教我说‘学戏莫偏食,要吃遍五谷杂粮’。”专攻小生的晓艇唱腔声音深厚、高亢、字正腔圆、川味十足,表演丰富细腻、眉目传情,其川剧小生的褶子功、扇子功更是一绝。

此外,晓艇还四处偷师学艺,练就一身“玩意儿”用以塑造人物,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些玩意儿都是我看别的老师表演时学到的,自己学,自己练,后来变成自己的玩意儿。我既能唱小生也能唱丑角。张无意的表演属于褶子丑,是个幽默风趣的人物,表演中幽默夸张的元素就是从喜剧中挖掘出来的,而唱腔则是多年小生表演所积累。”

生丑传承 揣测人物内心情感

一生刻苦钻研,如今年近八旬、自称“卸妆不谢幕”的晓艇希望能趁着自己还有精力,把一身的玩意儿、一身的本领和一身的戏都传下去。

去年,在网上看过晓艇老师的《太后改嫁》,正在从生角向花脸转型的薛川产生了向晓艇老师学戏的想法。“我去登门拜访了晓艇老师,正式请他把这个戏教给我。没想到晓艇老师一口答应下来,意料之外的爽快。他说‘现在正是传戏的好时机。他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人主动传承川剧这门艺术。我有责任将这部剧传承下来。’”

提到晓艇老师的言传身教,薛川赞不绝口:“晓艇老师的表演非常走心,充满激情。即使没有他的台词,仅仅背对着观众,他的背上也有戏。”薛川说,在晓艇老师的传授下,自己的表演有了质的飞跃。“作为一名年轻演员,我以前还是太注重动作是否做到位,表演比较程式化。晓艇老师教的不仅仅是台上的唱作念打,而是如何去表现一个人物。晓艇老师教我如何去揣摩人物的内心,要去观察、去模仿。我感觉现在在台上越来越自如,手脚解放了,对人物内心的阐释也更深刻了。”本报记者 李雪艳 摄影 谢明刚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
  • 17日去川剧艺术中心 免费看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
  • 目连救母的传说与川剧《目连之母》黑白选照
  • 【看川剧】新编现代川剧《铎声阵阵》成都演出
  • 川剧高腔《端阳惊变》片段 周星雨